土桥PLUS山本耀司用和服做时装秀感觉自己就像做

来源:网络整理   发表日期:2018-01-03 14:43  

>

土桥PLUS山本耀司用和服做时装秀感觉自己就像做了土特产

来源网络 发布时间:2017-9-16 12:34

这是国内访谈节目的一期主题,主持人问嘉宾山本耀司:你想给中国服装打几分?山本耀司摸了摸鼻子回答:这种话也要在电视上说吗?接着,主持人又问山本耀司,巴黎时装周第一次亮相的时候,是不是考虑到,要把日本传统文化的精髓,放到设计当中去。山本耀司的回答可以说出乎很多人的预料。他说:我去参展的时候,排除了一切日本式的东西。如果要用和服做时装秀,就会感觉自己做了个土特产,会非常不好意思。“服装必须中国风”,这是很多设计师的执念。而大师的回答却是:我觉得很不好意思。其实不只是服装,每个产业我们都想强行安利自己的文化。可是人家凭什么非得接受我们自以为的“精髓”?我们,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?



因为自己是战争的遗孤,山本耀司深受母亲的影响,继承了她反叛的个性。他在节目中说:“如果不做设计,我可能是个画家或者罪犯”。正因为如此,山本耀司总喜欢和别人的意见相左。他设计的衣服剪裁宽松,与当时以体现身体曲线的巴黎时尚格格不入。山本耀司第一次去巴黎时,见了《ELLE》等好几本杂志的编辑,但没有一个人认可他的设计。1982年第二次去巴黎时,他遭遇了媒体批评的狂潮,《费加罗》杂志甚至评价他的设计是“世界末日”。但媒体的批评并不能阻止买手对山本耀司的热捧。1985年,山本耀司终于登上了《ELLE》杂志,在时装界获得了一席之地。然而,从成名到成为大师,他从未想要深入挖掘什么“民族文化的精髓”。一直到自己成名的15年后,他才尝试用和服办展,但也仅仅两场而已。从头至尾,他坚持的都是自己。 



再看其他日本的时尚界大师,诸如川久保玲、三宅一生,他们设计的服饰、包包,也完全看不到什么日本传统文化的影子。传统文化从来就不是他们设计的重点,因为设计本身,就是为了打破传统。反观国内的设计,好像什么都得带上“传统文化”的烙印,设计师必须以弘扬我天朝文化为己任,没有“中国元素”,你就是不爱国,你就是忘本,你的设计就不是中国的设计。节目里主持人说,我们可能要修正一些观点,认为“民族的就是世界的”,这句话,可能不对。而台下的企业家则直接指出:这句话误导了很多设计师。民族情结本来是一件能产生凝聚力的好事,现在却像孙悟空头上的金箍,紧紧地箍住设计师的头皮,只能往回走,不让向前看。而这个毛病还不止体现在设计这一环里。最可怕的是,有些人深深地陶醉在“民族自尊”里不可自拔,画地为牢还不自知。


孔子说:见贤思齐焉。见到好的,就要向他靠拢。我们对日本文化的成功老有一种困惑:为什么日本风这么成功,中国风却只能自我消费,走不出国门?我们费尽心思地推广,可人家就是不买单。因为我们把“文化”,实在是攥得太紧了,紧得只能看到手心里那点东西,眼里放不下别人。仔细分析一下日式风格:“性冷淡”来源于北欧的极简主义;“侘寂”来自于印度的佛教;日式园林源自中国唐代。真要追究起来,日式风格全都不是来自日本本土,可你能否认,它不是日本的吗?因为知道自己不足,所以姿态上永远谦卑,永远“见贤思齐”。而我们呢?我们认为自己就是“贤”,我们的文化多么优秀,我们的艺术多么优美,齐个啥啊,应该是人家齐我。于是我们用来打入国际时尚界的元素,不是龙,就是凤,不是青花瓷,就是古装旗袍,我们还忍不住做“万国来朝”的美梦,以为能回到汉唐盛世,世界接受我们的传统文化理所应当。可这不叫自信。这叫自嗨。像是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中二病患者,以自我为中心造了一个异次元空间。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,世界就不再围着天朝转了。什么时候,我们能把“天朝上国”的身段放一放?



回到节目中最开始问的问题:中国为何没有世界级服装品牌?因为我们不具备世界的心态。我们没有用世界级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,又怎么能诞生世界级的作品?山本耀司在节目最后的快问快答环节,预测中国服装诞生世界级品牌是在7年以后。看了一下视频,时间是在2012年。距离他的预言还有两年时间,我们,还有时间吗?设计,不仅仅是一个名词,它是个动词。而一个动作,饱含着一个人的视角,一个人的心态。执着于弘扬中华文化,太容易陷入自嗨里,一叶障目,不知泰山。山本耀司说:是西方人他们自己看出了,我时装秀中那些日本式的、东方的风格。台下的企业家说:我们对于民族的理解,更多的还是你内心的、作为人、作为生命体,作为真正深度的文化的理解。要从自己的角度,来演绎世界的人都能看得懂的东西。我们应当有这样的自信,那就是融在我们骨子里的东西,变不了。真正的文化自信,是敢于忘了自己。只有忘了自己,才能做回自己。



每日正午十二点,和日站站长说一句:“设计说”三个字,站长会为您推送一条设计物语,365天,365句经典,我们相约每日正午时分,不见不散。

百度地图 谷歌地图

 

    贵州都市报